当前位置:首页>京赣情思

抗疫日子里读闲书

发布时间:2022-05-13


|韩可胜

 

如果不考虑疫情对人的伤害,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,用两句唐诗来描述,颇为贴切:“竹烟花雨细相和,看著闲书睡更多。”一个春天,大半时间待在家里,听雨来雨去,看花开花落,有兴趣的时候翻翻闲书,把大段的时间用来肆无忌惮、不知羞耻地睡懒觉——若非遇到疫情,这于一直信奉“勤为人生之本”的我,是很难想象的。

读闲书,写闲文,请允许我扯开点。离题也是写作的一个方法。这两句诗的作者是王建,题目叫《江楼对雨寄杜书记》。王建这个人,读书人应该不陌生,他的《新嫁娘词》“三日入厨下,洗手作羹汤。未谙姑食性,先遣小姑尝”,入了现在的课本。写中秋的“今夜月明人尽望,不知秋思落谁家”,每到农历八月十五就被无数人翻出来咏诵。在浩如云海的中秋诗词里,王建这首诗列入前十是没有问题的。可是我最喜欢的,还是他那首《雨过山村》:“雨里鸡鸣一两家,竹溪村路板桥斜。妇姑相唤浴蚕去,闲着中庭栀子花。”

这仿佛就是我的故乡,皖西南的一个山村。如果没有疫情,清明前后,我应该去一次这个叫白寨的山村。在我生长却已经坍塌的老宅上走一圈,碎砖瓦砾上早已荒草萋萋;同样荒草萋萋的,还有父亲母亲以及祖父祖母的坟头。塌掉的不仅是百年老宅,祖祖辈辈从大山上一锄一斧开垦出来的梯田坡地,也正在与大山重新融为一体。父亲晚年种植的茶树更是淹没在一片榛莽之中。每到此时,每临此地,我才有时空苍茫的感觉。我想,几千年前的庄子,也许就是在类似的时空中写下了《齐物论》这样的名篇。

可惜,由于上海疫情防控要求不出家门,那就读点闲书吧。上海《新民晚报》的副刊“夜光杯”约我做一个名为“在读”的短视频,推荐一本书,我推荐了北京作家杨海蒂的《这方热土——海南热带雨林》。这是一本闲书,推荐的理由是“疫情多少都会影响心情。在这种情况下,读不了很严肃的书,因此推荐那些轻松有趣又有价值的书。”我惭愧地看到,其他人推荐的书都那么高大上,有一位兄弟甚至推荐了《百年孤独》。真佩服他们,怎么有这么大的定力呢?那些名著,短短的两三分钟视频,又能说出什么新花样呢?至少我做不到。于是心下又坦然了一些。

遥想一下古人,古人也读闲书。除了王建,唐诗中还有很多这样的句子。南唐时期李建勋有诗句:“唯称乖慵多睡者,掩门中酒览闲书”,把睡、酒和闲书联系在一起。其实,王建《江楼对雨》还有后两句:“好是主人无事日,应持小酒按新歌”,四句连在一起,同样也是睡、酒和闲书。

闲书有了,酒也还有。酒是好东西,南宋诗人高翥说:“人生有酒须当醉,一滴何曾到九泉。”好残酷,好深刻,不是清明,写不出这么深刻的诗。只是我一个人从不喝酒。这一个月,让经年累月泡在酒精中的胃得到休养生息,也是好事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